董柱 1,2 , 张本 1 , 曹一秋 1 , 杨博 1 , 刘莹 1 , 郑燕纯 1 , 王晓武 1,2
  • 1. 中国人民解放军南部战区总医院 心脏外科中心(广州 510010);
  • 2. 南方医科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(广州 510515);
导出 下载 收藏 扫码 引用

目的 探究 3D 打印技术在右心室双出口(double outlet right ventricle,DORV)复杂先天性心脏病个性化治疗中的临床应用。方法 回顾性分析我院 2018 年 8 月至 2019 年 8 月收治的 DORV 患者 35 例,其中男 22 例,女 13 例,年龄 5 个月至 17 岁,体重(21.35±8.48)kg。10 例行 3D 打印并指导手术的 DORV 患者纳入 3D 打印模型组,同期非 3D 打印模型行 DORV 矫治术患者 25 例纳入非 3D 打印模型组,术前均行经胸超声心动图检查及 CT 血管造影检查,观察室间隔缺损(VSD)位置、直径及其与双动脉的空间关系。结果 3D 打印模型组 10 例 DORV 患者 McGoon 指数为 1.91±0.70。3D 打印模型组在 VSD 大小[(13.20±4.57)mm vs.(13.40±5.04)mm,t=−0.612,P=0.555]、升主动脉直径[(17.10±2.92)mm vs.(16.90±3.51)mm,t=0.514,P=0.619]和肺动脉干直径[(12.50±5.23)mm vs.(12.90±4.63)mm,t=−1.246,P=0.244]方面,CT 测量值与 3D 打印模型测量值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,两者 Pearson 相关系数分别为 0.982、0.943 和 0.975。3D 打印模型组手术时间、气管插管时间、住 ICU 时间、住院时间均短于非 3D 打印模型组,差异有统计学意义(P<0.05)。结论 通过 3D 打印技术在 3D 视角下观察 VSD 与主动脉及肺动脉的关系,指导术前手术方案的制定,可辅助医师做出合理有效的手术决策,缩短术中探查时间及手术时间,降低手术风险。